白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白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北京青年寻梦三江源之十五

发布时间:2020-07-13 21:16:39 阅读: 来源:白板厂家

一位北京胡同里长大的年轻人在自己出生30年之后站在了长江黄河澜沧江的源头,这是一场怎样的意外,一位怀抱着杰克·凯鲁亚克《在路上》度过漫漫青春期的年轻人如何开始他真正的旅程?

听大志讲述他的科考故事,读到他经历的一切,总能感同身受一般,在一阵触电般的感动过后,体味到一股生活的热度,我们真该坚信我们坚信的,一直这么走下去,不管不顾。

在此,我将大志的故事推荐给大家,希望半月谈网的读者能够喜欢。

主要人物简介:

杨勇

横断山研究会首席科学家、中国治理荒漠化基金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独立探险科考者

王方辰

北京生态文明工程研究院生态人类学研究室主任

女队员们

10月4日晴

我并不觉得高原极地,艰苦的探险生活只属于男人,但大多数的男人都抱着这种看法,张晓川与深蓝之间表现最明显。不仅在脸色上、语言上也开始充满火药味,虽然深蓝一直忍让,但张晓川从骨子里认为高原探险是男人的领域,女人的加入只会拖全队的后腿。

我依然记得陈灏提到过的高原法则,在高原上男女界限已经不再起任何作用,很多人在极端环境中不再区分男女,而视任何一个人为同类。没有了男女之别,对于处于劣势地位的女性队员无疑是残酷的。

前半段考察时基本没有女队员,后来加入的女王老师也与其他男性一样参与所有的劳动,并像男人一样生活,我根本意识不到女王老师是一位女性,所以我根本没机会体验所谓的高原法则。

这次出发,从一开始队中就加入了两名女性队员,与女王老师的满不在乎不同。这两位女同伴对食物、卫生、甚至住宿条件都有着不同的要求。在城市中,这些要求并不过分,我能体会到她们在尽力降低生活标准,以配合考察队的统一要求。

用张晓川的话讲:“她们事儿太多,一直在拖队伍的后腿。”在他的印象中,作为一名考察队员,应该能睡最差的环境,吃最差的食物,个人需求可以放弃……我仔细想了一下,这些要求似乎我也未必全能做到,何况女性。

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想让女性成员知难而退,环境越来越差,条件越来越艰苦,我也担心她们是否能坚持。拜女队员的福,这几天来每天都能住在屋子中,不时可以洗澡,一天有两顿饭吃,从心底里我不希望她们退出。

今天杨勇开着皮卡车,皮卡的一侧玻璃关不上,两名女队员被张晓川拒绝登上他的车,随后翻越横断山脉的过程中,天空一直在下雨雪,两名女队员坐在车窗大开的皮卡上,奔波10多个小时,忍受高海拔的酷寒,坐在丰田车中的我心中充满不安。

我估计她们今晚会有人病倒,这到如了张晓川的愿,不闻不问不是我做事的风格,但我不得不这样做,因为我惧怕被排斥牛皮癣可以治愈吗在群体之外,出发前我曾发誓,不论做出何种牺牲,都要坚持走完全程,难道放弃原则也在牺牲之列吗?我不知道,也不敢想,因为我要走下去。

头一次看到阳光

10月5日晴

事隔一个月,再次露宿在冰川之下。

经过5天的长途奔波,考察队前进至念青唐古拉山脉的一座冰川之下,此处名曰三色湖,地处边坝县境内,算是青藏高原腹地。

自从进入藏区,今天是头一次看到阳光,虽然迎面不时飘来雪花,但被雪染白的群山更让人陶醉。念青唐古拉山东部如一座不可翻越的长城,车子在山间省道上盘旋穿行。路况烂得可以,深渊在侧的感觉并不是很好,即便山间风景奇异,同车的3人除了张晓川开车以外全都选择睡觉。还是那句话:我宁愿在睡眠中死去,也不在惊吓中苟活。

行进、扎营、与以往不同的是,我这次的角色更加重要,原来猴子和陈灏的工作被分到我身上,我努力学会各种技能。男性队员的减少和女性队员的增加,让我承担起更多的体力劳动。

出发至今还没有遇到过陷车,想一想,以后到了藏北极地,那将是件非常残酷的事情,在心底里如果将两名女队员换成猴子和陈灏,我举双手赞成。我也想省出一些体力来应对突发事件。

明日将再次登上冰川,我很期待太阳升起的时刻,那时我将脚踏冰雪,向一个新的极限冲锋。如顺利,这次我也能做为首发队员参与登顶,不用再屈居人后的在半高的冰舌北京治疗银屑病医院上张望。

我知道这次攀登只是为藏北之行做的预演,两个女队员,能否坚持下去全看她们明天的表现。但据我观察,这两个人没有一个有女王老师的耐力与坚韧,退出已是早晚的事情了。想一下明天两个早上起来用冰川融水洗脸刷牙时大呼小叫的场面我就想笑,也许这里真的与大多数女性无缘。

到今天为止,我一直都在睡懒觉,即便是醒着,也会听着外面的动静。没有人走动的时候我是绝对不会爬出睡袋的,杨帆也是这样。上午十点,才从营地出发的众人行走了半个小时后便分成了两组。杨勇带着那个叫周定贵的女人急行在前,转眼便不知所踪。我把李之身上的三角架接过来扛在肩上,紧随着杨帆向冰川前进。

深蓝和李之的表现与我初次在高原上登山时一样,即便身上什么装备都没有,依然被我和杨帆远远的落在后面。我们行走的道路是一条山脊,脚下的深渊是由退缩的冰川在恒古之前挤压出来的河床,行走在山脊上脚下的石头不时被踢落山谷,石头与石头间激烈碰撞的声音在山谷中长久回荡。

我和杨帆总是停下来等待,所以也没感觉到有多累,到是穿着松糕鞋上冰川的深蓝与体力不济的李之满脸愁容的远远跟在后面。深蓝每追上都要重复同样的话:“这可是我今生头一次!”我始终觉得她这样强调自己的第一次实在无聊的紧,就开始用处女座比喻,我没有刻意想去羞辱她,但心里觉得她有些矫情。李之到后来过了极限,感觉不到疲倦的他,开始和杨帆向山谷中丢大石块,并在不绝于耳的回声中得到一丝快感。

我们并没像每次攀登一样到达冰川面,面对前进途中的一条冲击沟,所有人都懒得想办法穿越它。在冲击沟边我曾做了一下尝试,通过是有可能的,但要耗费大量体力。看着大家都没有什么兴致,队长又不知所踪,于是大家一致同意就此返回。

对于我来说,这真是轻松的一天,由于两名女队员体力消耗过大,杨勇破例没有在当天启程赶路,给了我一天难得的休息时光。

休闲男士西服订制

海口职业装设计

宜昌订制职业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