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白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惦记上稀奇果之后厚壁荠

发布时间:2020-10-19 06:49:34 阅读: 来源:白板厂家

惦记上稀奇果之后

常珊:开始!

这是在青海省互助土族自治县为游客举办的一场树莓限时采摘活动。这些小浆果就是树莓,市场上一公斤零售价是120元左右,被誉为“黄金水果”。

举旗子的就是常珊,他是这片树莓基地的主人。

常珊:摘这样的,这样的一拽,这个果托就不要带,好吧,一拽就下来了。

游客:好。

树莓很难保鲜,常温下只能贮存一天。今天活动的规则是20分钟时间,谁采的树莓多,谁就是获胜者,前三名会有诱人的奖品。

哨声吹响,活动结束。

工作人员:下一个,1.25斤。

可是,对游客采摘的树莓进行评比时,却出现了这样的情况。

常珊:这是谁的盘?自告奋勇说一下。田里面吃完就没有带出来。来,认领一下,谁?

游客:是这个小宝宝的。

常珊:小宝宝的啊,吃完啦?

原来是游客在采摘的时候,没经不住树莓的诱惑。

游客:味道太好了,然后没忍住,就给吃完了。

记者:大姐你收获好像不少,今天玩得怎么样?

游客:特别开心。

记者:因为拿第一吗?还是?

游客:不是因为拿第一名,主要这个环境也挺好,果子甜,心也甜。

游客:第一次摘这么多,没见过,这种果子。

树莓在欧美国家是餐桌上很常见的食物。但在我国,认识它的人还不多。所以常珊会经常举办这样的树莓采摘活动,让更多的人了解树莓。

常珊:一传十,十传百,也是对不了解树莓的游客进行了一次树莓知识的普及。

2008年,常珊进入树莓行业,到2014年,他就在青海、甘肃等地种了四万多亩的树莓,其中5000亩已经进入盛果期,年销售额达到4000多万元。但最让常珊骄傲的是他发现了一样世界都罕有的东西。

常珊:这是一个绝对的别人手上没有的东西。全世界范围之内没有这样的文献记载。我们可以实现几十个亿这样的一个财富梦想。

常珊发现的究竟是什么呢?真能引爆他所说的财富吗?

1989年,常珊从青海民族大学中文系毕业后,在青海省的一家报社当记者。2003年,常珊在采访中了解了到,树莓在国际市场十分受欢迎,这引起了他的关注。

李加虎:国际市场每年的需求量应该在200万吨左右,但实际的产出量大概只有120万吨左右,大概也就是说,有80万吨的缺口。现在这个缺口应该每年在递增。

常珊:谁先发现,谁先做,谁先拿第一桶金。

2004年常珊从报社辞职,想要回老家做树莓创业,可是很快,他的这个念头就被一个电话打消了。

常珊:电话打到中国林科院,把她张老师家里的电话找到了。就说问我,您是哪的?我说我是青海的,青藏高原。这样一说这个张老师电话那头很吃惊,啊?青海,不可以。

张清华:我的印象中,青海啊,大西北是一个气候土壤都不适合的地方,所以我一口给他拒绝了,我说你别冒险种,当时我担心他。

张清华是中国林科院研究树莓的专家,她的话让常珊暂先搁置了做树莓的计划。常珊又从朋友那儿得知,国内的甘草十分紧俏。于是和弟弟凑了20万元,在柴达木盆地都兰县租下了2000多亩地种甘草。

种出的甘草很抢手,常珊一年能赚一百多万元。可是2008年7月的一天,常珊却突然说要将甘草公司和租的2000多亩地全部转让,还要去做树莓。这让弟弟火冒三丈。

常纯:当时我想着就不靠谱。我跟他急,因为放着每年都有几十万上百万的钱不挣,你马上要转行。

放着年赚百万的甘草生意不做,常珊为什么还要做几年前就已经被专家否决的树莓呢?

2014年9月20日,常珊带着记者来到他的老家贺尔村,说要让记者看一样东西,答案就在这里。

常珊:你看这就是当地的这个野生果。它尽管非常好吃,口感好,但是它的果个小,产量很低。我心里一直就是,当初张清华教授否定我的想法之后,我很不服气。我满山遍野都是这种野生资源,我这个区域怎么不可以发展这个产业呢?

在常珊的家乡,野生树莓随处可见,但是果子小,产量低,所以常珊才想向张清华引进其它的品种。可是当时常珊话还没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

常珊:因为当时也不认识,我是很冒然地打电话打到她们家里。我本来还想着要给她解释这个我满山都是野生资源。我当时也那样想过,也许张老师他们手上拥有的品种在我这个区域不适应。

张清华:因为我那个时候做实验,只是在华北地区,在南部我就是在江西。咱们做试验都是一步一步的,青海不在我脑子里。

常珊虽然转做了甘草生意,但一直不甘心。2005年到2007年2年时间,常珊花了60多万元,陆续从国外引进了15个不同品种的树莓苗,种在老家的菜园子里,一边种一边研究。

常珊:什么时间花凋谢了,第一颗果实是什么时间?都要做详细的纪录。结的那个果我非常吃惊,没想到这个东西表现这么好,这个就是我应该大力推广的东西。

树莓试种的成功,让常珊信心更足。而甘草作为国家重点专控的中药材,常珊虽然可以继续扩大规模种植,但却很难进入深加工的领域。他决定从甘草行业彻底退出。

2008年常珊将甘草公司转手,说服弟弟和合伙人筹集了600多万元,在北山森林公园租下了这1000多亩地种植树莓。可是到第二年,树莓应该开始结果的时候,专家的劝告却应验了。

常纯:结的果特别少,就一个苗子上面就有几颗果子。

韩庭贤:稀稀拉拉的没有几颗果子,咱们国内的顶级专家说的,根本不行,是不是应验上了?

常珊开始每天翻山越岭,去山里找长野树莓的地方,观察哪里结果多,哪里结果少,区别是什么。半年时间,常珊终于找到了原因。

常珊:这个树莓它就是一个强阳性的植物,需要充分的光照。那么这个区域,山大沟深,种的大部分的品种是秋果型的,所以中午只有几个小时的光照时间。

树莓的品种分为夏果型和秋果型。在青海,夏果型的树莓一般7-9月成熟,秋果型的树莓在9-10月成熟。常珊种的这1000亩树莓大部分是秋果型,成熟季节较晚,又在山坳里,得不到充足的阳光,所以结果少。

连常山自己都没有想到,当时在大山里跑着观察野生树莓的时候,却意外地发现一种罕见的东西,靠着这样东西,常珊在行业内一鸣惊人。

2010年10月的一天,常珊在网上看到一条新闻,辽宁沈阳将要举办一场国际树莓节。常珊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

常珊:也没有人邀请我,当时就是想认识这个行业里边的一些顶级的人物,也很想全面地了解国际上整个这个产业的发展状况。从而知道我有没有机遇在这个行业里面发展。

当时,国际树莓联盟主席安东尼奥,国际树莓联盟中国总代表李毅,都参加了这次会议。常珊第一次见到了树莓行业这么多的专家、大鳄,很激动。可是当他想凑上前去跟他们搭讪时,却十分尴尬地被人拨开了。

常珊:当时在他们相互交流聊天的这个过程当中,我就主动走上前去,想跟这个主席打招呼,结果被这个李毅给挡住了,等于一把把我推开了,推掉这件事当时是很刺激我。

常珊越想越郁闷,毫无名气的自己怎样才能引起行业大鄂的注意呢?常珊知道自己手上有一张王牌,只要亮出,一定会引起树莓行业的震惊。而这张王牌亮相的最好时机就在会议第二天的互动环节。那怎样才能争取到发言的机会呢?

常珊:我当时发现没有穿红衣服的人,我就决定,我第二天的会上我穿红衣服。

第二天,在众多举手发言的人中,主持人将话筒递给了穿着醒目红衣服的常珊。

常珊:当时这个主持人准许我讲话,结果我一站起来,我想放炮,放什么炮呢?我们青海有很多的野生资源,全世界没有蓝色的树莓,但我们有。

常珊说的蓝色树莓就是他在山里发现的那种罕见的东西。他的话一说完,全场沸腾。当时在场的李加虎至今记得那一幕。

李加虎:就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表情很惊奇。我们整个国际树莓联盟的一些成员国,一听到这个蓝树莓,大家都很诧异,因为他们也没有见过这个东西。

张清华:如果真是有一个蓝色的话,那会引起来整个树莓界的轰动。一个种啊,种的东西你知道吧,一个基因都可以改变人的命运,那一个种,它给人带来的健康、生活各方面带来很大的影响。

红树莓、黄树莓、黑色、紫色的树莓都不稀奇,那么常珊所声称的的蓝树莓究竟是什么样子?又长在哪里呢?

采访时,记者让常珊带着去找他发现蓝色小果的地方,可是走上这个山头之后,常珊便不肯再往前走。

常珊:我们今天也只能到这个地方,再往前走,我的有一些本来应该藏起来的东西可能就暴露了。蓝色的那个种,它就分布在我们这样的这个区域里面。在山区的树林下。等我们做完这个知识产权登记手续之后,我们就可以带你一睹为快。

记者:那大概什么时候能公开。

常珊:我想明年后年,你肯定能看到。而且看到的还可能不是在山上看到的那个状态,可能已经在我们的田里边能看见成规模的。

这是常珊首次在媒体公开的照片。尽管这种蓝色的小果是不是蓝树莓,还有待相关部门的鉴定。但是,常珊成为了那次会议的焦点人物和最大的赢家。

会议之后,很多专家主动来到青海考察。包括曾经劝常珊不要种树莓的张清华在内的所有专家看到树莓基地都很震惊。

张清华:我感觉第一个震惊。怎么震惊呢,我没想到它在这儿长得好,我总认为你这不能长。当时常衫跟我开玩笑,你耽误我10年。

这些过来考察的专家也为常珊打开了国际树莓市场的大门。

专家:我们拿到很多的国际订单,所以销路这一块目前来说是肯定不成问题。就他的果子我们基本上是百分之百来收购的。

常珊:所以这种机会你再不发展,你就丢失了。过两年可能别人做了,人家就跟别人合作了。

找到了销路,常珊迫不及待要扩大树莓的种植面积。常珊觉得最快的方式就是获得当地政府的项目扶持。然而,当地县市的林业局、农业局、经商局等部门都认为常珊的实力不够,拒绝了他。

常珊:我们的公司就是一个新注册的公司,不是龙头企业。当时我们做的时候注册资本只有200万元。所以很多人就是都提出来你200万元注册资本的这个企业,你怎么能做几千万元的项目?

但是,2011年8月,常珊却找到一个突破口,成功说服当时海东市扶贫开发局局长李树青,一年内推广树莓基地一万亩,并获得两千多万元的项目扶植。常珊到底找到什么突破口呢?

常珊:这就是我们青海的最典型的脑山地区,海拔高,都在2500米以上,气侯很冷凉。因为树莓从整个青海来讲,它大部分地区都能种,那么我们为什么要选择这个脑山地区来作为突破口?就因为这个区域脑山地区这样的区域是政府最头疼的一个区域,这个区域没有产业可做。

海东市300多万亩土地,其中三分之一都属于海拔2500米以上的脑山地区,气候寒冷。这里除了青稞、油菜、土豆之外,一直没有理想的经济作物,集中着大量的贫困人口。但是树莓在这样的高海拔地区也能生长。

李树青:他的这个思维特别敏捷。我当时就感觉到这个产业是我们要找的这个产业。

2012年4月,在海东市扶贫局的帮助下,常珊在互助县的10个村庄先行试点,推广树莓种植基地5000亩。

常珊:我真是咱们这个区域里边,做这个特色化农业产业化的第一人。做成了,这种感觉很美的,美滋滋的。

但是常珊还没有高兴多久,他却成了村民眼中的骗子。

2012年8月的一天,常珊开车到高强村树莓种植基地,没想到,刚开到村口,就被村民围住了。

常珊:我一看情况不对,就是来那么多人,直接朝我这个方向来,这肯定是有什么事,我惊了一下。

短短十几分钟,村里来一百多人,都喊常珊是骗子。

李建太:老板你这个骗子,把我们的钱骗了,把我们的钱还给我们。

沈有春:骗项目上的钱,把这一批钱拿上跑掉以后,再也不回来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常珊在高强村推广种植的1500亩树莓苗,几乎全军覆没。

常珊:就跟这个一样,就跟这一片,啥都不长,苗都干枯了。栽了那么多苗下去,当时心里不着急吗?肯定着急。你有可能从此翻不了身。

1500亩地,600多万元的扶贫款和公司投入的400多万元,打了水漂。本来和村民约定,一年1000元一亩的地租,是年底结清。但是村民担心常珊种植失败后逃跑,要求提前结账。常珊向村民承诺后,才得以离开。

公司只剩下20多万元,如果要重新种植,光种苗钱就差700多万元。公司员工认为从辽宁购入的这批种苗有问题,应该先打官司挽回损失。但是常珊却认为借钱也得先把苗种上。扶贫试点5000亩,1500亩就出现了问题,如果不及时解决,以后再想推广,就很难进行。

常珊:我最担心的就是陷到这个纠纷里面,你迟迟地索赔也拿不到索赔。完了,你时间是无休无止地陷到这里面去了。第一年荒了之后,这个影响就很大。

四个月时间,常珊说服股东重新凑了400多万元,偿还了村民的地租,并将1000亩的北山基地三分之二转换为苗木基地,为1500亩地重新种植提供种苗。这次危机的快速解决,让常珊赢得了信任和更大的发展机会。

李树青:他是扎扎实实来做事的。所以说我们现在更加坚定了我们的信心,计划在海东搞五万亩树莓产业。

这一次的教训,也让常珊决定筹资700万元修建了这个占地两万平米的育苗厂。

常珊:那么看一下这个,就知道我们推广的力度有多大,我们发展的速度有多快。只有抢得先机,才是你的希望。

2014年记者采访时,常珊在青海甘肃的树莓种植基地规模达到四万多亩,占地30亩的加工厂正在进行修建,除了冷冻果远销国际市场外,常珊也开始进行一些产品的深加工,年销售额达到4000多万。

北京治甲状腺的医院哪家好

乌鲁木齐治疗阳痿的医院哪家好

成都治强直性脊柱炎医院哪家好

专业治癫痫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