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白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夜入魂出鬼作祟[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30:27 阅读: 来源:白板厂家

夜,总是悄无声息的来临。就像是潜伏的巨大猛兽,突然在你不经意间张开血盆大口慢慢袭来。当你落入它的口中,却只能感受到无边的寂静,仿佛将你灵魂都要吞噬。

傍晚时分,夕阳的余晖无力的撒在每个人的脸上、身上。就像是慈爱的老母亲,紧紧怀抱着将要分别的孩子,久久不愿离去去。但她终究还是要褪去,终究还是要离开她爱的守护着的人们,什么也没留下,却也什么都带不走。只留下孤独的人们,零零星星的各自回了家门。

南方的天气总是热的早。一般晚饭总得等到个七八点的样子,一家人把家什都搬到外边,一边吹着微微的凉风,一边吃着已经微凉的稀饭。而晚饭过后,则是大人们的闲聊时间,也是小孩子的快乐时光。

那时我才十二三岁,晚饭过后自然是我的快乐时光了。那日我和附近的伙伴们一起四处游玩。天上明月光辉,星星点点。当我们行走到一处热闹的地方,听到人们正围坐在一起讨论着本地的一些传说。这下我们的兴致就来了,纷纷围上去竖起耳朵听。他们讲了好多个传说,我唯独对一个老者讲的故事比较感兴趣。

那是一个瘦瘦的老人,他左手拿着破旧的蒲扇,轻轻的挥动,右手拿着大烟袋锅子,还时不时的抽上几口。

那是在六几年,河里发洪水,由于河堤不牢瞬间洪水淹没了良田。等到洪水褪去,人们又犯愁了,由于那时条件有限找不到那么多的石料来填补河岸。这时有人提议把山上的墓碑拿过来应急。人们起初是不同意的,但是后来为了防止洪水的再次突袭只好把上山所有有用的石头墓碑都拿来筑了河堤,并在两岸种满了各种树木。河堤那时是去镇上的小路,也是近路。刚修好时都没人走那条路,都怕惊扰了祖先。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过了个把月左右,人们渐渐也走上了那条路。谁让他确实近呢?但是人们还是有些忌讳,晚上是绝壁不会走的。但是,总是有人剑走偏锋。要么怎么会有下文呢。

那日刘铁贵出去做工回来,由于加班耽搁,天色已经不早了。他想早点回家,超了近路,也就走了墓碑河堤回家。中间发生了什么事不知道。只知道人们第二天找到他的时候他睡在岸边,两眼发直满嘴疯话。过不多时就一命呜呼了。

那条河堤我是有印象的,两边树木郁郁葱葱,中间只有一条两人并行的小路,不过也没去过几次。要不是小时候听大人说里面有鬼怪,倒也没觉得特别的。都说人小胆子大,此话不假。听完我就有种去探探路的冲动。于是我找到同龄中胆子最大的阿伟,把我的想法和他一说,没想到我两一拍即合。趁人们不注意时,我两拿着手电筒偷偷得溜走了。

一路上看着阿伟迫不及待的样子,我也是激动不已,一路欣喜得想着我们走过一遭后在朋友们面前吹嘘的样子。就这么得跑跑跳跳着我们就来到了河堤边。抬头看看天,依然是月朗星稀。再放眼看看堤岸,白日里郁郁葱葱的树林此时就像是一排排竖起的尖牙厉爪,仿佛是警告人们不要靠近它。一阵风吹过,堤岸就像是有了生命,尖牙厉爪也变成了张牙舞爪。这时我心里咯噔一下,全然没有了一丝的激动。但是我却没说什么,随着阿伟一起走上了堤岸。

这也许是我做的最错的一件事。上岸后来到了路中间,看看天只能看见几颗少的可怜的星星,再看看两边的树木,我甚至有那么一瞬间是真切看到森森的牙齿。也许是真的害怕了吧。这时我提议我们别继续走下去了,但是阿伟坚决不愿意。硬拉着我往里走。一步两步三步,越走越冷,按理说这样的天气不会这么冷,但是确实是那么冷。就好像置身于冷柜一般。此时的阿伟正在在兴致头上,还是拉着我往里拽。越往里走越暗,这时我才发现已经看不见天空了,就像恶魔已经吃下了猎物,闭起了嘴巴。前面依然是一片黑暗,感受到的依然是无边的寒冷。但是却依然往前走着,因为我们约定好要走到前面的小屋。这是以前建了存放工具用的没拆。

走着走着,大约走了一百来米,我听到后面有脚步声。可是一回头,却什么也没看见。我问阿伟听见后面有脚步声没有,他却笑我胆子小。又走了几步我又听到后面有脚步,可回头依然什么都没有。这次我没有告诉阿伟,却在心里盘算。听鬼故事里说将低头从胯下能看到不寻常的东西,我就想试试,反正从小到大没见过鬼呢。继续走着。过了一会,脚步声又出现了,我警觉了起来,猛的一低头,我的个天,不看不要紧,一看我人都快吓傻了。我的手电正好照在那人或者说那东西脸上,或者不应该说照,确切地说应该是灯光像一把利刃穿过它的脸。看着这样扭曲的五官,我吓得手电都丢在了地上。阿伟赶忙问我怎么了,我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他还笑我是不是出现幻觉了。难道我真的是紧张出现幻觉了吗?我是真的不敢再往下走下去了,但是阿伟死活不回去。没办法我更害怕一个人走。没办法,我只好拿起手电随着阿伟一起继续走。

突然阿伟问我听到什么没有,我说没有,他哦了一声没说什么。过不多时,我们都觉得奇怪,纳闷怎么都走了这么久还没到小屋呢?这时我隐约听到一个女人的啼哭。我问阿伟时没想到他竟然同时问我有没有听到什么。这时我们都警觉了起来。但是那声音却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我们感觉不对了。跑!于是我们拼命得往回跑,但是那个声音一直在我们身后。跑着跑着,突然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停在我们前面,拿灯一照。妈呀!阿伟脸都吓白了。我也被吓得不轻。那是一颗人头,没错一颗人头,有鼻子有眼,张着嘴露出黑色的牙齿就要向我们扑过来。身后面也不知道是什么,但是看到前面这么恐怖的东西我们赶忙转身跑。转过身来才发现,后面其实什么都没有。我们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撒腿就跑。跑啊跑,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自己挨了两个嘴巴子。这时我才发现我和阿伟正绕着树根顶起的墓碑打转。而这墓碑就在进入口一百来米我听到脚步声那里。

我两个回去以后大病了一个礼拜。知道现在想起都觉得心里发毛。

短篇鬼故事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