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白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泉州市区后半夜生活写照那街那人那场梦图

发布时间:2020-11-23 05:00:27 阅读: 来源:白板厂家

西街钟楼的时针指向了12,灯火辉煌的老城慢慢暗了,泉州的夜才真正开始。

00:03,刺桐路上,市政工人开始修补路面,直到天亮才完工。

午夜零点,一些人还没睡。中山路的小巷里,几家食杂铺的台灯投射着淡淡的白光,店主轻拍着扇子打着盹,常有夜归人走过,会驻足买点东西。路边流动的小吃摊、大排档生意刚刚兴旺,小夜市是刺桐老城另一面的生活。

年轻小伙子们围坐大排档,吆喝划拳、大口喝酒;炒田螺、烧烤摊,桌子张开碟筷摆上,一会儿也喧闹开了。此时百源路上的面线糊反而自有一番清淡的静美,像是深夜食堂,不时有一两名食客,点上一碗面线糊,就着一根油条,低头吃完,身影又匆匆消失在夜色中。

00:17,江滨北路海景国际花园门口对面,流浪汉席地而睡。

还有一些人,想睡却不能睡。刺桐路上,市政工人修补路面要一直持续到天明;深夜的路面仿佛也宽了许多,一辆辆出租车终于一跃而成道路的主角。霓虹灯、路灯交叉闪烁,巡视的民警在大街小巷来回穿梭。

上一页1234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01:08,领秀天地一家KTV门口,酒后的女子意犹未尽。

凌晨一点,回家的人已经进入了梦乡,有家不愿回的人仍在老街上踽踽独行。酒吧门口,狂欢的人们还不愿清醒;马路边上,流浪汉已席地而睡。这座城市又恢复了些夜的寂静。

02:12,午夜的西街渐渐冷清下来,一家食杂店尚未关门,两位大叔在昏黄的路灯下静静对弈。

上一页1234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02:20,西街,路边的串串香收摊了。

凌晨两点多,新门街的蔬菜批发市场打破了这片寂静。天空的黑幕布被广场上的灯扯掉了,一片通明。菜市场人声鼎沸,夹杂着运菜车突突的声音,这个点正是交易的高峰时刻。不是所有人的一天都是从早晨的第一缕阳光开始,起早贪黑的小贩们更早知道生活的不易。

02:53,新门菜市,大人们忙着买卖,两名孩子在一旁专注地玩着手机。

上一页1234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03:26,通宵营业的快餐厅里,男子伏在角落的座位睡着了。

04:49,路边大排档走了,给清晨出工的环卫师傅留下满地垃圾。

天边渐渐发白,已是凌晨近五点,菜市场才冷清了些。喧闹的大排档、路边摊走后,留下满地塑料袋、泡沫盒、饮料罐和食物残渣。环卫工人上场了,一帚一帚打扫着这座城市,昨夜痕迹被一一抹去,仿佛一切都只是梦,一天结束了,却又刚刚开始。(记者 吴嘉晓 摄影报道)

上一页1234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泉港界山镇桦窑村的双胞胎姐妹林舒欣、林舒雅在今年的高考中,以优异的成绩分别被湖南大学和厦门大学录取。虽是双喜临门的开心事,却给一家人带来了不小的经济负担。

原来,双胞胎姐妹还有弟弟和妹妹,母亲体弱无法外出干活,父亲打零工收入微薄。虽然如此,父母还一直倾心支持姐妹俩上好学校,暑假里她们也一起外出打工攒学费。

学生姓名:林舒欣 (右) 毕业中学:泉州五中

高考分数:文科609分 录取学校:湖南大学

学生姓名:林舒雅 毕业中学:泉州五中

高考分数:文科617分 录取学校:厦门大学

家庭清贫

姐妹俩仍上好学校

姐妹俩的家中还有一个12岁的妹妹准备上小学六年级,一个7岁的弟弟才要上小学,全家人就靠着父亲每月打零工赚的2000多元生活。而母亲常年颈椎不好,无法干重活,断断续续地打过几份工,均因承受不住而放弃,现多在家照顾年幼的弟妹。

“尽管家境贫困,但父亲一直坚持让我们读好学校。”姐姐林舒欣说,她们初中就来到市区的实验中学读,每年学费都不便宜。中考时离泉州五中录取线还有几分之差,家人权衡之后选择择校,每人又各交了1.8万元念五中。

供一个孩子读书本就不易,更何况是两个。姐妹俩深知父母的辛苦,中考结束后就积极找暑假工,但因长得瘦小被疑年龄太小被拒。

这次高考一结束,姐妹俩又带着准考证在洛江一商城找到一份餐厅服务员的工作,每人每月工资1500元左右。但姐姐的学费要6000多元,妹妹学费加上住宿费近7000元。“赚的不多,但我们赚一点父母就能轻松一点。”

心有灵犀

即将开始第一次分离

“我们从上幼儿园到高中一直都在一起,中学住宿也在一块,不相互影响都难。”初看姐妹俩,长相和个子都有点不一样,姐姐林舒欣说。

和很多性格迥异的双胞胎不同,姐妹俩彼此性格相近,都喜欢宅在家里看书,作文都不错,都不擅长理科,所以都选了文科。更巧的是,高二文理分科时,因为她们分数相近、排名相近,最后还都被分到了同一个班,住在同一个寝室里睡上下铺。“我们好、坏习惯都相互影响。”姐妹俩笑着说。

因为妹妹舒雅喜欢学习语言,她大学选择俄语专业,希望毕业后能找到对口专业的工作。对姐妹俩来说,即将到来的大学生活才是她们的第一次分离,她们也满怀期待。

【捐款方式】

泉州市金秋助学活动办公室热线电话:22170110,22160099(传真)

东南早报热线:96339

泉州市金秋助学捐资户名:泉州市困难职工帮扶中心

开户银行: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泉州分行,账号:601416012。

捐款单位和个人在捐款(汇款)时,请填写单位名称、姓名和联系电话。各县(市、区)应根据实际设立热线电话和公布基金账号,以便开展工作和联系。(记者 郭晓冰 许奕梅 文/图)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雪藏卵子 这是世界上唯一的后悔药

“这是世界上唯一的后悔药。”徐静蕾近日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曾于2013年39岁时在美国冷冻9颗卵子,以保证自己在生育权上拥有尽可能大的选择余地。这则新闻让不少女性开始关注冷冻卵子,也让这一近年来急剧升温的“新事物”重磅进入公众视野,甚至有不少大龄未婚女性激动不已,欲效仿女神为自己备好“后悔药”。

纵观娱乐圈,林志玲、叶璇、陈乔恩、宋慧乔等都冻过卵。冷冻卵子真的是生育“后悔药”?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健康服务司负责人表示,冷冻卵子技术属于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范畴,目前尚处于临床研究阶段。国家卫生计生委将会密切跟踪卵子冷冻技术进展,谨慎进行技术评估,以确保临床应用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其实,冻卵在泉州已经有两人“尝鲜”,不过与徐静蕾们不同,她们是为了治疗不孕不育。那么,泉州有没有具备冻卵资质的医院?冻卵会是晚育女性的救命稻草吗?如何“取卵”、费用多少?“冷冻宝宝”是否会像普通宝宝一样健康?本期封面纵深与您共同关注。

前卫冻卵 泉州已有两人尝鲜

人工取卵(视频截图)

“我也想冷冻卵子!”泉州的王小姐今年32岁,至今未婚,家里人催促得紧,但她仍在等待自己的真爱。看到女星徐静蕾冷冻卵子的消息之后,王小姐十分激动,也想效仿徐静蕾冻卵。

其实,泉州已有两例冻卵,泉州市妇幼保健院就具备冻卵技术,不过冻卵者并非为了“保鲜”生育能力,而是为了治疗不孕不育。记者针对泉州部分年轻工薪阶层展开随机调查,发现大多数人对“冷冻卵子”这一概念有些陌生,仅部分市民认为这是大龄单身女性“保鲜”生育力的妙招,但对于“冻卵是怎么回事”却缺乏深入了解。

泉州

为治疗不孕不育 两对夫妇无奈冻卵

记者从泉州市妇幼保健院试管婴儿中心了解到,截至目前,泉州仅出现过两例冷冻卵子,但这两位冻卵者并非像徐静蕾一样是为了保存生育力,而是迫于无奈才选择冻卵。

“这两位当事人是因为不孕不育需要做试管婴儿,才冻卵的。”市妇幼保健院试管婴儿中心相关负责人林素霞介绍,目前在国内尚不允许未婚男女因为非医学原因冷冻精子、卵子,而冷冻卵子在医学临床上的应用也不多,“正常迫切想要孩子的夫妻,不会选择冻卵”。据悉,两对夫妇之所冻卵,其中一对是因为女方在排卵当日,从男方取出的精子质量不好,所以选择将女方的卵子冷冻,等候优良精子出现再进行试管受孕。

林素霞介绍,两例冷冻卵子差不多都冷冻了三个多月,解冻后,其中一例成功受精形成胚胎,目前胚胎发育状态良好,而另一例则在解冻当天就宣告退化。

林素霞介绍,泉州市内目前尚未出现单身男女为保持生育力而到医院冻精冻卵,但不排除有人远赴海外,到台湾、美国等地技术更为精湛的医院冻精冻卵。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哥哥,你还在吗

永春82岁老人宋利荣在外流浪70年,想寻找唯一记得名字的亲人

闽南网7月26日讯 “我们清理中宪第古民居时,发现一名82岁的永春老人,找不到亲人了。”昨日,南安石井村的郑先生致电海都热线通95060求助。

流浪70年的老人想找到自己的哥哥

海都记者驱车前往南安市中宪第古民居。沿着一条小径走到古民居后院,在一个不足10平方米的简易帐篷里,找到老人。老人正蜷缩在一个旧沙发上看电视。电视屏幕“嗞嗞”闪着雪花。

老人称自己叫宋利荣,父母去世早,12岁那年,镇上有个男人对他说:“出去要饭总比在家饿死好。”第二天,他跟着这个男人扒火车去了广州。从此,几十年再没回过家乡。他只记得哥哥叫宋农中。到广州不久,男人消失了。他开始独自行乞过日子。

因为战乱和饥荒,他流浪到其他地方。“不知道下一站要去哪,只要能扒火车就上。”他去过深圳、汕头、广西柳州,最远去过河南洛阳、开封。突然有一天,他意识到必须学门手艺。他从河里淘来一块磨刀石,固定在长板凳上,一肩扛着板凳,一肩扛着棉被,走街串巷吆喝——“磨剪子,磨菜刀嘞”。当时,磨一把菜刀能挣一角钱。晚上就随便找个地方,铺开被子睡一晚。这样过了很多年,老人用手挡了挡脸庞,说很多事情想不起来了,“当时能吃饱是天大的事”。

60多岁时,他终于下决心回家。可他没钱,每天在河南洛阳火车站附近转悠,一看见有拉煤的货运司机,立刻追上去,希望司机载他一程。“我至少问了几百个司机。”他用手指比划着,脸偏了偏。终于,一位司机让他躺在煤车里,送他一程。他扛着棉被和煤炭睡了一天多。在江西鹰潭时,货车需要转方向。他只得下车,继续等待下一辆愿意载他的货车。2个月后,他坐上一辆开往厦门的货车。

到厦门后,他拿出磨刀石,一边磨刀一边赶路。8个月后,终于回到泉州。前两年,他曾经试着回永春湖洋镇寻找哥哥,但“坑洼的泥土路早已变成水泥路,我已认不出家的方向。”他找到当地村委会,报上哥哥的名字,但村委会却说没这个人。

如今,永春已没有老人的家,他只能继续流浪,暂时蜗居在南安石井中宪第古民居一个自己搭建的简易帐篷里。

昨天中午,海都记者联系到石井边防派出所,经查实后,福建省户籍信息中也没有老人及哥哥的户口信息。民警推测,老人和哥哥离开村庄早,新中国成立后,没登记户籍信息。老人听到消息后,眼底掩不住失望:“我走后,哥哥是不是也走了?他还在吗?在哪里……”(海都记者 花蕾 谢明飞 实习生 李毓丰 文/图)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夏瑶裸体

施菲亚照片

范冰冰美艳床上用品代言写真

白冰黑色蕾丝裙性感写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