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白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专家批中国是高福利社会看看厦门公交纵火者吧

发布时间:2021-02-22 16:45:40 阅读: 来源:白板厂家

专家批中国是高福利社会:看看厦门公交纵火者吧

“挤文”所述,代表了当前的一种思潮,就是觉得中国社会已经“高福利”了,或者说社会救助帮了懒人而没有帮到穷人,这显然不是事实。最近在厦门发生的公交车纵火案,如果在纵火者申请养老金不够资格时先给一个低保,是否可以避免极端事件的发生?

挤低保的福利水分是误导公众  社会救助的政策目标是“稳定社会”,给予贫困群体的只是一个最低生活保障。如果要求过于苛刻,就会使制度发生异化。  近日里,有媒体刊登了一篇文章,称要“挤一挤低保的‘福利水分’”(以下简称“挤文”)。文中说:“低保户”不仅每人每月可以领取到“低保金”,还可以享受申请廉租房、经适房、看病就医等一系列的优先、优惠或补助,甚至连生活水电、有线电视、殡葬费用、电信资费等都能减免……如此看起来,低保对象的生活水平还真有些令人“羡慕忌妒恨”。  “挤文”所述,代表了当前的一种思潮,就是觉得中国社会已经“高福利”了,或者说社会救助帮了懒人而没有帮到穷人,这显然不是事实。  低保没有水分  首先,我们来分析一下低保户“每人每月可以领取到的低保金”的真实情况。  低保金的学名应该叫做“最低生活保障金”,也就是政府按照最低生活保障标准对经过法定的行政程序确认的贫困家庭发放的生活津贴。其实,我们只需看一下最低生活保障标准的实际金额,就应该能够明白就里了。  以城市低保为例,根据民政部网站提供的信息,2013年,北京市的低保标准是每人每月580元,南昌市的低保标准是每人每月430元。一旦低保家庭的收入增加,低保金就要减少;如果收入超过低保标准,享受低保的资格便要取消。同时,低保金的发放,是按低保标准减去低保对象家庭人均收入后的差额补贴的。2013年第一季度,北京市实际发放的低保金是人均510.20元,南昌市是人均287.15元。  以每月30天来平均低保标准金额,北京市的低保对象是每天19.33元,南昌市是每天14.33元。就家庭开支而言,这笔钱要用于食品、穿着、水电燃气、家庭日常用品、交通通讯、文化娱乐等各个方面。如此低的收入水平,同样要应付家庭的“开门N件事”,实属不易。所以,即使再给些减免什么的,也不必太计较。而且这些减免,大多是在服务价格调整(上涨)时,低保户仍按原来价格支付而已。  再来看看最低生活保障标准制定的依据是什么?  按相关规定:城市低保标准是按照当地维持城市居民基本生活所必需的衣、食、住费用,并适当考虑水电燃煤(燃气)费用以及未成年人的义务教育费用确定。农村低保标准是按照能够维持当地农村居民全年基本生活所必需的吃饭、穿衣、用水、用电等费用确定。两者的差别是前者有“未成年人的义务教育费用”,而后者却没有。原因是前者制定于1999年,后者制定于2007年,而2007年,正赶上全面推行农村义务教育免除学杂费政策,所以就毋需再提“未成年人的义务教育费用”了。  如果我们细心一点,可以发现,在制定低保标准所考虑的各项开支中,并不包括医疗和住房。但是,日常生活中这两项却是不可或缺的生活必需品(服务)。所以就有了住房和医疗方面的专项救助,也就是“挤文”中所说“廉租房、经适房、看病就医等一系列的优先、优惠或补助”。  要说明的是,低保户要享受“廉租房”政策,除了有收入上的限制,还要看住房条件,北京的规定是“人均住房使用面积须在7.5平方米以下”,南昌的规定是“家庭人均住房面积未达到10平方米(含)”。一般来说,能够同时符合两个条件的家庭并不多。北京市享用廉租房的低保户应该是1万多户,而北京市的低保对象有大约6万户。南昌市是全国廉租房建设的先进典型,迄今为止,也不过建了6758套廉租房,改善了2万人的居住条件,而南昌市的低保对象则有11万人。  “挤文”也提及经适房,可能是误会,低保户应该是没有能力购买经适房的,因此不再赘述。  至于医疗救助,因为疾病是人类社会的第一大风险,低保户当然也不例外。低保户现在一般会参加城市居民医疗保险,但目前这项制度所能负担的医疗费用,大概只占50%。其余的部分,只有靠医疗救助来接盘了,否则就意味着低保对象被排斥在医疗服务之外。  低保不是“养懒汉”  社会救助的政策目标是“稳定社会”。就物质帮助而言,社会救助给予贫困群体的只是一个最低生活保障,或者说保障的只是一个最起码的生活水准。对于低保对象,从这项制度获得的主要是心理支持,低保给了他们一个调适自我以重新适应现实社会的物质条件和机会。  如果在低保制度的设计和执行中要求过于苛刻,对于物质援助的多少过于掂量,就会使制度发生异化。  日本曾经发生过一场惨剧,一位单身男士因病不能工作,靠“生活保护制度”(即日本的低保)度日。日本的相关法律规定,生活保护金领取者须按规定时间向政府汇报自己的经济和工作情况。不巧这位先生有一次在医院开出的化验单出了问题,所有指标突然都显示正常了。据此,政府就停发了他的生活保护金,结果这位先生竟然活活饿死在家中。此事件在日本闹得沸沸扬扬,媒体和公众对政府的大加挞伐,导致了一场社会风波。  最近在厦门发生的公交车纵火案,如果在纵火者申请养老金不够资格时先给一个低保,是否可以避免极端事件的发生?  这样说,并非为罪犯脱罪,而是我们一定要反省,能否造就这样的一种机制,当一个城镇居民没有稳定的职业和收入而成为低保对象时,对他和他的家庭已经做过的居民家庭收支调查,可以在一段时间内持续有效。在他有工作时就停止发放低保金;一旦他再度失业,原来的调查和档案就再度生效,不必重新申请,简单核实后就可以继续领取低保金,这样的制度安排可能更加人性化,同时也减少行政成本。  若进一步探讨,我们早在10年前就提出可以通过“资产建设”的方法帮助低保家庭自立。  譬如鼓励低保家庭中有劳动能力的人出去工作,在一定期限内,譬如3年中,不管他挣多少钱也不停发低保金,只是要求其每个月在其固定的银行账号中存入一定金额的钱,譬如500元。这样的话,他每年能存6000元,3年就是18000元。届时政府再给他同样金额的创业补助,他就可以有36000元的本金,做个小本生意了。  这是国外境外常用的方法,如今台湾地区很多卖珍珠奶茶和鲜榨果汁的小店都是这样发展起来的。  应将“支出性贫困”纳入低保  当然,“挤文”中有的想法也有一定道理,譬如“引发低保边缘群体的心理不平衡”。这是低保制度的一个天然缺陷,也是所有需要通过划线来实施的政策的通病。  譬如北京市的低保标准是580元,可以质疑的是,难道581元就不贫困?但是,如果将标准上调,譬如调到600元,同样的问题仍然存在,难道601元就不贫困?  因此,这个问题的解决之道是将“支出性贫困”纳入低保。  在当代社会中,其实造成贫困的原因不仅是低收入,不得不支付的大宗支出也同样会造成贫困。如果一个家庭的人均收入超过低保标准,则可以认为其最起码的生活水平已经有了保证。但是,如果这个家庭中出现了不得不支付的大宗支出,比较多见的是医疗费用,应该也可以申请社会救助。这种按实际需要来设计和实施的社会救助制度应该是今后低保制度新的发展方向。  (作者为中国社科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

专家解读李克强总理经济理念:落脚点都是民生  上半年经济数据已经出炉,我国经济走势缓中趋稳的脉络已经清晰可见,稳增长、稳物价的“双稳”目标已然实现。下半年经济工作如何展开,哪些领域将成为突破重点,刚刚闭幕的经济形势座谈会为我们递出了重要的政策信号。  7月1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经济形势座谈会,听取专家和企业负责人的看法和建议。李克强在座谈会上指出,要把综合运用多种政策工具和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有机结合起来,注重创新驱动,既稳当前、又利长远,一举多得,推动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增强经济增长内生动力,不断改善民生,促进经济长期持续健康发展,打造中国经济升级版。  坚持“三稳” 不因指标变化改变政策  李克强指出,当前我国经济发展既有许多有利条件,也面临多年未有的错综复杂局面。全球经济复苏艰难,国内经济发展中的“两难”问题增多。应对这一局面,需要智慧和勇气,用新视角和新思路,正确认识发展大势,坚持稳中有进、稳中有为、稳中提质,把握好、运用好宏观政策,统筹施策,保持经济平稳运行。  稳中求进一直是中央对经济工作的总基调。“如果不保证经济政策连续性,经济就会发生大幅波动。”国家行政学院研究室主任丁茂战认为,稳中求进要靠两条腿走路,一是宏观政策环境要重新调整,二是加大市场化改革力度。  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也认为,一方面,要继续坚持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另外一方面也要根据变化了的情况进行一些微调,增强灵活性。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姚景源表示,国务院最近出台的很多措施就将稳增长同调结构、惠民生紧密结合。比如,棚户区改造就既可以加大投资,也可以刺激建筑业增长就业,还能让中低收入群体提升居住环境,改善民生。再如,国务院决定要提升信息消费,包括三网融合等信息消费领域都有稳定消费和调节结构的复合作用。  “上限”“下限” 落脚点都是民生  座谈会上,李克强再次强调,宏观调控的主要目的就是要避免经济大起大落,使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其“下限”就是稳增长、保就业,“上限”就是防范通货膨胀。  7月15日,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盛来运介绍上半年经济形势时,用“经济运行总体平稳、结构调整稳中有进、转型升级稳中提质”概括当前国民经济运行状况。  数据显示,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为248009亿元,同比增长7.6%。就业岗位不断增加,城镇新增就业人员是725万人,农民工新增外出打工的人数是444万人。物价总体平稳,上半年,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2.4%,比去年同期增速回落了0.9个百分点。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表示,无论是保障经济增长率与就业水平等的“下限”,还是物价涨幅等的“上限”,归根结底都是坚守民生的底线。发展经济不是为了增长而增长,是为了保障民生。此外,这也与年初确定的增长目标相关联。  今年的目标是国内生产总值增长7.5%左右,居民消费价格涨幅3.5%左右,城镇新增就业900万人以上,城镇登记失业率低于4.6%。贾康说,从目前发展情况看,对达到这个要求充满希望。  稳中求进以结构调整为着力点  李克强说,我国经济已步入新的发展阶段,必须更加注重依靠转型升级。在这种情况下,使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要创新思路运用新举措,统筹考虑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形成科学的宏观政策框架,给市场以稳定预期。  李克强指出,当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内,要以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为主线,以调结构为着力点,释放改革红利,更好发挥市场配置资源和自我调节的作用,增强经济发展活力和后劲。  对此,中国银河证券首席总裁顾问左晓蕾表示,现今中国经济运行在潜在增长水平的区间内,下半年经济增长具有稳定性,不应采用刺激政策寻求更高的增长,应将着力点放在调结构,培育新的增长点上已确保发展后劲。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表示,对于当前中国来说,已经有足够的资源和经验实现经济稳增长。中国经济政策力度越来越精准,政策调整对市场的影响基本上已经可以预估。“政策的主基调不需要调整,只要政策微调就可以稳定经济增速,实现全年的增长目标。比如,央行减少票据发行,或者通过再贴现增加流动性等等措施。”他说。  赵锡军认为,由于经济实际增速有所放缓,外界预期,在“稳中求进、稳中有为”政策导向下,有限空间内的经济结构调整,可能会对投资消费政策、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特别是在投资消费政策方面有一定的宽松,包括促进消费(信息消费)、促进铁路投资、促进棚户区改造、促进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促进节能环保投资等方向将成为重点。(人民网)

财政收入持续低增长 媒体四问民生保障是否受影响  今年以来,全国财政收入增速持续下滑。前5个月累计,全国公共财政收入比去年同期增长6.6%,中央财政收入仅增长0.1%。  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在6月底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汇报时坦言,受经济增速放缓等因素影响,制约后几个月财政收入增长的因素仍然较多,完成全年中央财政收入预算压力很大。  一些人表示担心:财政收入持续低增长,各种民生保障是否会受影响?  砍什么也不能砍民生  “财政收入增速放缓,百姓担心民生投入受影响。但有一点很清楚,我国财政支出政策的核心就是保民生,砍什么支出也不能砍民生。”财政部财科所副所长白景明说。  白景明指出,财政收入增速下滑并不代表保民生的钱没了或减少了。财政收入仍是增长的,只是增速放慢了,由于我国公共财政收入超过十万亿元,如此大的体量,即便增幅较小但增量依然可观。再加上民生投入都列入预算,只要财政收入能保持稳增长,税收能依法征管,完成全年收入预算还是有可能的。  财政部数据显示,前五个月各项民生支出总体保持两位数增长,明显快于收入增速。如教育支出增长11.6%,文化体育与传媒支出增长16.4%,社保和就业支出增长19%,农林水事务支出增长13.1%,节能环保支出增长24.9%,均高于年初预算设定的增幅目标。  此外,住房保障支出虽增长8.6%,但也高于预算安排的5.3%增幅。医疗卫生支出增长25.4%,略低于预算安排的27.1%增幅。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财政审计研究室主任汪德华说,本届政府的执政目标之一就是不断改善民生。在经济增速放缓、财政收入减速的背景下,今年以来国务院常务会议多次就保障和改善民生做出部署,也凸显新一届政府打造“服务型”“民生型”政府的执政理念。  不过,汪德华也表示,以往财政“丰年”时超收资金很多,在完成预算后多用于增加民生投入。如今财政收入增速放缓,额外追加的投入可能会受影响。此外,一些“短板”民生领域如医疗卫生、保障房、棚户区改造等投入仍需加大力度。  政府要带头“过紧日子”  当前,如何解决民生等财政支出需求不断增长与财政收入增长下行的矛盾是各级政府面临的普遍难题。专家表示,要保障各项民生支出,就必须优化财政支出结构,压缩不必要的支出,政府要改变大手花钱的旧习,带头“过紧日子”。  “一些基层政府附属机构超编,县级财政供养压力大;公款吃喝虽得到遏制,‘三公’经费支出仍然过高……”在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经济学部副主任吕政眼中,财政支出结构中仍然有很多不合理、亟待压缩调整的内容。  白景明指出,财政收入增速放缓,要保障民生支出不减力,“过紧日子”只能紧政府,并应成为常态。  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要求,财政部日前发出通知,要求中央国家机关各部门对2013年一般性支出统一按5%比例压减。  “5%的压减比例力度不小。”汪德华说,财政收入增速放缓将倒逼政府加快推进预算绩效管理改革,优化支出结构,压缩不必要支出,确保调整经济结构和保障民生等重要领域支出,把有限的钱花在刀刃上,打造廉洁、高效的服务型政府。  楼继伟表示,下一步财政部将牢固树立“过紧日子”的思想,严格支出管理。按照中央厉行节约的要求,坚持勤俭办一切事业,严控一般性支出和“三公经费”支出。落实国务院提出的“本届政府任期内,政府性的楼堂馆所一律不得新建”的要求,严控修建装修办公楼等楼堂馆所。  警惕收“过头税费”加重百姓负担  财政收入增速放缓,地方政府财力“吃紧”,一些地方乱收税费行为卷土重来。专家表示,越是税收下降,越要重视税收质量,应依法规范税收征管行为,在应收尽收的同时,坚决遏制收“过头税(费)”和向企业违规收取税费等行为。  白景明表示,为完成税收目标,各地仍不乏“过头税(费)”等违规行为,无疑加重了企业和百姓负担,应坚决制止。地方政府要增加税收,首先要做到依法征管,清理一些不规范的减免税费行为或“先征后返”等变相减税政策,努力提高税收质量。  汪德华认为,要缓解地方财政压力,应在财政资金管理上下工夫。审计报告显示,有大量列入预算但未花出去的财政资金沉淀下来,如果把这些闲置资金盘活,提高资金使用效率,无疑能更好保障地方各项民生支出。此外,还应加快建立包括房产税在内的地方税收体系。  白景明建议,缓解财政收支矛盾,保障民生投入力度不减,还应改革财政资金投入方式。应通过制度创新,发挥财政资金“四两拨千斤”的作用,引导带动更多社会资金投入民生等重点领域,补充公共财政资金的不足。(新华网)

浩宇教育怎么样

浩宇公考

尚浩宇公考

浩宇教育官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