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白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变味的大蒜调味品暴涨暴跌何时休调味品-【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2:11:18 阅读: 来源:白板厂家

“变味”的大蒜 调味品暴涨暴跌何时休?_调味品

Foodjx导读:王建军表示,整个金乡的大蒜交易,迫切需要权威市场信息要及时发布。国家应有专门的机构负责综合各部门的信息,统计大蒜等农作物种植、产量等方面的详细信息,及时向社会发布,这样才能有效杜绝虚假信息泛滥,游资投机炒作。否则,蒜农蒜商就只能盲目跟风,市场暴涨暴跌现象就难以避免。 今年投资市场什么东西跌得最厉害?答案不是股票,不是价格萎靡不振的煤炭钢铁,也不是近期大跌的黄金和白银。 答案有些出人意料:大蒜。 山东金乡县被称为中国大蒜之乡,是全球大蒜种植加工中心、流通出口中心和价格形成中心。在金乡,大蒜的价格从去年到今年上演了 过山车 。去年3.5-4元每斤的大蒜,今年4月份一下子跌到了7毛。尽管目前价格回升到1元/斤左右,但价格仍较去年跌去了四分之三。 大蒜价格从 蒜你狠 到 蒜你贱 ,背后原因是什么?上海证券报记者近日在酷暑中实地深入金乡县,采访了大蒜产业链上的各方。 记者发现,在蒜贩子、代购代储代销的中间商、大蒜炒家、电子盘等各方的合力下,大蒜已经从一个小品类的农产品(6.45,-0.29,-4.30%),彻底变成了投资品与投机品。 正是市场炒作与资金投机,造成了今年大蒜价格的暴跌。 ⊙记者毛明江 蒜贱伤农 价格每斤从4元跌到1元 金乡县位于山东省南缘,邻接江苏省。农历6月的金乡,酷暑难当,跟天气一样火热的是大蒜的交易。记者乘车还没有驶入金乡县内,就看见一辆辆满载大蒜的汽车在公路上来来去去。 记者问一位正在路边休息的拉蒜司机周师傅,大蒜今年行情如何,周师傅连声说: 亏死了,老百姓今年种蒜亏死了。 周师傅是金乡人,自己家里种了六七亩大蒜,同时自己也买了农用车跑运输,在目前大蒜上市交易的时节,他也做做收蒜的生意。 周师傅告诉上证报记者,今年大蒜种植户基本上是家家亏损。他算了一笔账,一亩大蒜平均亩产在1600斤到2000多斤,按照今年的价格最多也就卖2000元左右。但在成本上,蒜种、施肥、农膜、农药、浇灌等费用,不算人工费用,每亩成本在2500元至3000元。蒜农种蒜今年普遍每亩地亏500元至1000元。 金乡本地一些老蒜农亏损少一些,因为蒜种是自家留的,可以不算钱。一些看到去年行情好扩种和周边县跟进种植的农户亏损就大了,去年蒜种也要1.5元-2元一斤,算下来每亩亏亏损都超过1000元。白白忙活了一年,谁也没想到蒜价掉得这么凶。 价格既然这么低,那为什么不先留在家里等一等?或许过段时间价格又上来了。 记者问。 不行啊,蒜必须在8月底之前卖掉。这么热的天,大蒜放到8月初,普遍开始生芽了,就更不值钱了。 周师傅说,如果把大蒜放进冷库冷藏,可以保存一年到两年。但一个冷库投资要七八十万,普通农户不可能修得起冷库。况且,一个冷库容量是800吨到1000吨,三五几家蒜农的蒜放进去还不够付电费的。 据记者了解,去年蒜贩子从农户手里收购大蒜,基本在3-4元一斤,当时一亩地就能赚4000-6000元,不少蒜农赚了钱。蒜农的积极性大增,不少农户扩种,金乡周围的县市很多农户放弃种小麦,跟种大蒜。河南等地的农民也增加

(来源:上海证券报) [1][2][3][4]下一页

上一篇:食品行业对换热器稳定的需求增长

下一篇:啤酒业加速洗牌 “大吃大”在所难免

泸州订做职业装

廊坊定做工作服

赣州工服设计

相关阅读